為什麼要誦持祈願文呢?

滴水雖微,聚則成海,大眾所累積的功德也是如此。祈願的力量及點滴的功德累積,都將成為未來證悟的資糧,小小的種子也能結出美麗的碩果,當善的因緣具足,加上真誠的祈願,即便是細微的善業都會變得很有力量。

祈願的時候應該保有什麼樣的發心呢?

一般來講,滿願與否乃取決於祈願的發心和動機,因此在祈願的時候,我們要盡量發大心,像是:「願我今日起,內在的佛性能覺醒」。如果我們只是為了微不足道的目的或是自身利益而發願,那祈願的力量將會非常有限。反之,若我們為眾生發起廣大的願心:像是祈願眾生能聽聞佛法而得利樂、得到證悟、世界能和平等等,這樣的發心力量將會無比深遠,而達到自利利他的目的。簡潔來說,我們的祈願不能只為自己的私利或短暫的目的,我們必須要無私的發願,擔起為了其他眾生的利樂而來祈願的責任。

獨修和共修有什麼不同?

一個人獨自修持或是與群體共修,將會產生不一樣的力量,就好像只有一根稻草的掃把和有一整把稻草的掃把其掃地效果是有很大的差異的 。換言之,當團體大眾一同念誦祈願文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能共享法喜、並且將群眾共修的功德迴向給世界及十方法界,但是當一人獨修時,祈願的效果比較有限。當大眾善男信女一同念誦祈願文時,這代表“方便”和“智慧”的融合更圓滿,特別當受持五戒的四眾 (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 一起祈願時,能夠“滿願”的程度及可能性更大。

如何區分祈願文和迴向文?

祈願只是在學習發願,在那當下可能還不足以有任何功德可以來做迴向,但是心的正念善念在升起中。
迴向文是當祈願的力量加上善念之後產生了功德力,然後再將功德迴向給眾生。

在不同地點誦經祈願會有什麼不同嗎?

有此一說:當誦經祈願的時候,若能憶念觀想世尊佛陀降世、證得佛道、大轉法輪、入住涅槃的聖地,這能引導持誦經文者未來投生到更高的善道,也能清淨更深的重業。特別是聖地菩提伽耶,佛陀降服四魔及證悟之處,所以在這些聖地修持時,您的障礙會比較少,而且除障的過程也比較沒有困難。。

噶舉祈願法會的標誌是什麼意思?

嘉華噶瑪巴尊者在2007年設計了大祈願法會的標誌,他解釋了標誌的緣起和意義如下:

「平時,在生活中,我對於大自然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好像和四大有所溝通一樣。這聽起來似乎有點迷信,但卻是我的感覺。世界自有人類以來,我們就一直大量使用著世界的資源。到目前為止,世界給予我們生存所須的種種物質,各種寶礦、食物……等。根據一些說法,我們使用的資源有百分之九十九來自大自然。總之,我們無止盡的使用著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也給予了我們無量的利益。

但是,我們為世界做了些甚麼呢?除了等待著使用這個世界之外,我們付出的很少,更沒有用愛心去關懷地球、去保護地球,甚至只要地上長出了一些樹木,我們就急著把它們全部砍掉。只要有一小塊土地,我們就為了地盤而你爭我奪的,爭鬥不休,至今寫下了無數血與火的歷史。總之,世界給予我們很大的恩惠,但是我們對世界的貢獻卻相當少。

現在,世界板起臉來了,可能很快就要捨棄我們、讓我們遭受痛苦了。如果世界捨棄了我們,我們要生存在哪裡呢?我們時常談論到移居其他星球,但這可能只有大富大貴的人才做得到,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辦法去的。因此,在這緊要的關頭,該是有情生命與大自然界牽手共行的時候了!這世界不捨棄我們,我們也不捨棄世界。因此,這個標誌logo的形狀,就像兩隻手緊握在一起,這是它所代表的意義之一。

另外,這個標誌的形狀,類似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所做造的夢旗或【寂靜旗】的圖案,所以這不完全是我自己的創作,這是上一輩子大德開啟的圖案,因此我相信是比較有加持力的。

這標誌代表祈願法會,因為祈願法會是為了世界和平而舉辦的。在法會中,我們發願不捨棄世界;我們祈願世界和平,也祈願世界久住萬歲。我們如此地祈願著,因此這標誌是祈願法會的代表。同時,這也代表每一個有心保護與關懷世界和平的人。

更大膽的說,這個標誌的製作人是我。如同之前提到的,我對大自然有一種非常親密、非常親切的感受,然而比較不適應那些電器。一有電器在身旁,就覺得有些不舒服,但又不得不用。總之,我的身心比較適應那些自然的事物。由於這個標誌是由像我這樣的一個人設計的,各位配帶這個標誌時,就如同跟大自然結下一個好緣,有助護身不受四大侵擾。雖然這麼說,但請不要以為帶著標誌就水火不侵,如果你跳入火中或水中還是會死的!這個標誌主要是一個代表,代表我們不捨棄世界。」

有關標誌的解釋來源,請到:http://www.kagyumonlam.org/chinese/news/Report_20071226.html

用藏文誦經有什麼重要性?

大部分的大乘佛教經典都以梵文記錄,但是藏文文字的發明是為了能夠讓佛法經教以文字形式呈現得到翻譯及流通,特别是咒语,佛菩薩的慈悲力量已經加持其中,所以持誦的時候所得到的加持力是非常大的。在祈願法會時若是您不懂藏文,可以以中文誦持,因為曉得意義才能從心發願,然而若大眾能以統一的語言念誦時,法會會更顯整齊莊嚴